雪落无尘

有空还是会填坑的!

毫流

“操,瑶妹你个见色忘友的。就这么把老子扔下了!”一个少年叼着棒棒糖,双手托腮满脸不满的抱怨着。
这个少年名为薛洋,是个画师。并且在微博上非常出名,他的成名作,《降灾》《草木》引得无数少女落泪不止,是兰陵工作室数一数二的天才。他就是成美酱。

“老子咒你吃泡面没有调味料,上厕所没有卫生纸。
唔……好痛,遭了。”突如其来的疼痛向他袭来。
“该死的,瑶瑶买的药早被老子给扔了!”无法薛洋一手捂胃一手扶墙,慢慢往外走。不想剧烈的疼痛使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嗯?薛洋,发生什么……!怎么了?”听见声音从另一间房里走出一位戴着眼镜的青年。看见薛洋倒在地上急忙跑过去。
青年名为晓星尘,是现在薛洋的合租者。他是b市的大学老师,这次来a市是为了好友的学校来的。

“薛洋你忍一忍,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
晓星尘无视薛洋的细微挣扎,抱起他超车库跑去。那里有金光瑶他们留下的车,晓星尘打开车门把薛洋轻放在副驾驶座上,自己则坐在驾驶座上给金光瑶打了个电话。
“喂,是金总吗?”
“阿瑶有事,请问你是?”电话里传来温和儒雅的男声,和金光瑶略高的声音比起男人的声音较低。晓星尘无暇顾及此人是谁。
“我是晓星尘,请你马上联系金总,薛洋出事了!现在正往医院赶。”
“好,我明白了。”电话中的声音变得严肃,随后晓星尘隐约的听见金光瑶的声音。
“阿洋……事了!二……我们走!”

“晓先生,阿洋他怎么样?”
“已经稳定下来了,医生说是没有按时吃饭休息,以及大量的泡面及零食引起的胃病。现在在里面躺着。”
没等晓星尘说完,金光瑶就推门而进,晓星尘叹了口气。打量起一同他来的男人。男人身穿蓝色休闲服,手上带着一抹云纹的护腕。同时发现男人也在打量他,晓星尘微微一笑,伸出手。
“想必你就是蓝曦臣蓝总吧,久仰大名。”蓝曦臣也伸出手。
“久仰,晓先生不必客气,你在教育界已经赫赫有名了。”
两人对视,迷之微笑。(晓/蓝:好尴尬哈哈)

与此同时室内进行着无止境的唠叨
薛洋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金光瑶的训话。
“成美都说了多少遍了要按时吃饭不要老是吃零食特别是糖还有不要老是嫌麻烦光吃泡面结果呢上个月刚检查完的这个月就又进了医院还有听医生你好像还熬夜了我不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让我放心我…………balabala”
“够了瑶瑶!”薛洋实在忍不住,打断了金光瑶的唠叨。“再这么说下去老子没病都被你说出病了”

这时蓝曦臣皱眉进来。
“阿瑶,公司来电话,说让你马上来一趟。”
“明白了,二哥。”金光瑶转身对晓星尘说“晓先生,可否在合租这段期间照顾一下阿洋,如你所见他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瑶瑶,我那里需要人照顾!”薛洋不满的抱怨着。
晓星尘无视薛洋威胁的眼神,微笑着应下了。

晓星尘站在床边,皱着眉头盯着薛洋。薛洋被他盯得不自在,转头看向窗外。
过了好久,晓星尘终于出声,薛洋松了口气。
“你为何不好好照顾自己,金总他很担心你”
薛洋愣了一下,嘲讽似的大笑起来。
“担心!金光瑶会担心我!你在开什么玩笑!”
薛洋抬起右手捂额,自觉有些失言,在晓星尘面前他自己不需隐瞒什么,或者说隐瞒不下什么,沉寂片刻,哼笑一声道“他也就把我当个宠物养着,高兴的时候扔给我几个罐头,给几颗糖好生哄着。等不开心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一脚踹开,像他这种的富家子不是最常见的吗?就跟那些人一样……”
晓星尘照了医生教的手法拾过薛洋的右手细细按压上面的穴道,薛洋低头,声音渐渐的变小。最后一句晓星尘并没有听清。
“呢?就算金总待你不是真心,可你还有家人,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父母也会担心的。”
薛洋闻言,抬头直直盯住晓星尘“我没有告诉你我没有家人吗?说好听点,我是个孤儿,往难听里讲我就是个生来都没人愿要的人。家人?开什么玩笑?这世上那有人会在意我!”
晓星尘愣,心中浮出满满的心疼。晓星尘也是个孤儿,在他八岁那年父母双双离世。幸运的是他的老师收养了他,所以对于薛洋的心情是有些理解的。
薛洋嘲笑一声低下了头。良久两人充满了沉默。

“你可以把我当成家人。”薛洋震惊的看向晓星尘,不可置信的说“你说什么?”声音中的颤抖让晓星尘更加的心疼他。下意识的拥住他,薛洋僵硬这身体不知所措。
“以后我来做你的家人,关心你照顾你。所以不要再认为这世上没有会在意你。”
晓星尘松开他,看着他微红的眼圈。摘下自己的星星挂链,给薛洋戴上。
“这是我从小戴着的护身之物,从今天开始你替我保管可好?”
看着晓星尘的双眼,薛洋仿佛陷入了那灿烂星辰。缓缓点了点头。

第一次联文 (*^▽^*)  @剪纸刀 谢谢小姐姐

评论
热度 ( 43 )
  1. 剪纸刀雪落无尘 转载了此文字
    为她跳跃欢呼!!

© 雪落无尘 | Powered by LOFTER